白小姐点特官网:CPI中的二三产业分化 防止“超调”

国家统计局11月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CPI同比上涨1.9%,PPI同比上涨6.9%。CPI涨幅稍稍高于预期,但仍然远低于PPI涨幅。有分析人士评论道:PPI涨价向CPI传导幅度有限。早在去年底今年初(当时PPI刚开始大幅上涨),人们就预见,PPI涨价不能顺利地向CPI传导,其理由主要是,在经济增长减速的情况下,终端需求增长乏力,无法支持CPI较大幅度上涨,因而不能消化PPI的较大涨幅。

今年CPI和PPI走势的分化,似乎证明了这种论断,PPI同比涨幅一直维持在5.5%以上,最高时达到了7.8%;而CPI一直维持在2%以下,多数月份低于1.5%。再从PPI向CPI的传导路径(采掘-原材料-加工-生活资料-消费品)来看,也确实存在传导不畅的状况,1-10月,采掘工业价格涨幅高达23.2%,原材料工业价格涨幅为12.1%,加工工业价格涨幅为6.1%,可见,在传导过程中,涨幅“衰减”的幅度非常大,到了生活资料和消费品的环节,价格涨幅衰减到了1%以下,上游的高涨幅在下游和终端几乎没有任何体现。

但是,上述论断虽然“猜中”了结果,其理由却是不能成立的,实际上,今年经济增速并没有继续下降,反而小幅上升了,而终端需求也比较强劲。终端需求的强劲表现在CPI的服务价格中,1-10月的涨幅达到了3.0%,而且最近3个月的单月同比涨幅都超过了3%。在CPI的七大类价格中,1-10月的医疗保健价格涨幅达到了5.5%,也显示需求——尤其是对服务的需求——是比较强劲的。强劲的需求导致了某些领域已经出现了较大的通胀压力。

显然,走势分化不但发生在CPI和PPI之间,也发生在CPI内部,强劲需求使服务价格较大幅度上涨,而消费品价格却上涨乏力,后者1-10月的涨幅仅为0.7%。具体到CPI的一些分类中,服务价格和消费品价格的走势分化更加明显,例如,在“衣着”大类中,1-10月衣着加工服务费上涨了4.1%,而服装价格涨幅为1.3%;在“生活用品及服务”大类中,1-10月家庭服务价格上涨了4.2%,但家用器具价格的涨幅仅为0.2%。

实际上,CPI中服务和消费品的走势分化是这些年一直存在的现象,2014年和2015年,服务价格涨幅都大大高于消费品。2016年,由于猪肉价格涨幅较高,拉高了消费品价格的涨幅,缩小了与服务价格涨幅的差距,但从CPI分类数据来看,两者的差距依然很大。

CPI内部的走势分化,凸显了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主要是工业和服务业——发展状况的分化。前几年,多数工业部门都面临通缩的压力,表现为PPI负增长,CPI中的消费品价格低增长。去年四季度以来,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国内去产能,处于上游的工业部门情况好转,但处于下游和终端的工业部门的困境更加突出:在上游原材料涨价的压力下,在消费需求改善的推动下,生活资料和消费品价格却仍然涨不动。

二三产业价格走势分化,导致了两者增速的分化,从2012年到2016年,第二产业增加值的增长率从8%以上下降到6.1%,而第三产业增加值的增长率基本稳定,维持在8%上下。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第二产业增加值的增长率有所加快,今年第二季度达到了6.4%,但第三季度又下降了0.4个百分点至6.0%。

两者对投资的吸引力也大相径庭,1-9月,第二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为2.6%,其中制造业为4.2%,而第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为10.5%。在第三产业中,不只是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快,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增幅也比较大。房地产业和金融业显然也吸引了大量资金投入,只是没有都体现在固定资产投资中。而在第二产业中,虽然去年以来上游部门价格就大幅上涨,但也没有带来大量投资,说明去产能导致的价格上涨并没有改变企业对工业品价格趋势(与服务价格对比)的判断,没能增强他们对工业投资的信心。

服务价格容易上涨而消费品价格涨不动,意味着在存在通胀压力的环境下,服务业和制造业获得资源的能力有很大差距,前者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配置。考虑到制造业以及其他工业中存在一些过剩产能,而服务业创新能力较强,二三产业之间由于价格走势分化和融资能力差异导致的资源配置倾斜对经济结构调整会有一定的正面影响。但这种倾斜不应该是长期性的,否则会造成经济结构的“超调”。这是因为,从去产能导致PPI大幅上涨来看,过剩产能其实并不是太多,工业产能一定规模的减少就会导致供不应求。从国际经验来看,在一些发达国家,由于服务业价格偏高而制造业价格偏低,导致制造业大量转移,结果造成了经济结构、国际收支失衡,他们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又想振兴制造业,但成效不大。我们应该以此为鉴。而要防止“超调”的发生,就要避免长期性的货币宽松及或显或隐的通胀,并改善制造业及其他工业的发展环境。

作者:欧阳觅剑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