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点特官网:英法监管机构可能对空客开出大额罚单

近日,民用飞机制造巨头欧洲空中客车公司,又有新烦恼:从去年开始的贪腐丑闻再度升级,一直声称自己无罪的空客集团首席执行官Tom Enders在10月15日表示,随着案子调查的持续推进,他可能在必要时辞去CEO一职。

Tom Enders还表示,英法监管机构可能对空客开出大额罚单。

空客现状如何?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有意请辞

10月15日,空客集团首席执行官Tom Ender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公司还在处理贪腐风波,如果自己无法为案子的解决出力,他准备辞职。

他称自己没有理由辞职,但是如果公司需要,他会做好辞职准备。而空客10月初则表示对Tom Enders有信心,相信他不会做这类似事情。

在接受德国商报采访时,Enders表示:“你可以放心:一旦我不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希望我会明白到自己该在什么时候走人,我会做出最终的抉择(下台)。”

“但现在,我认为我们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他补充说。

Tom Enders这一年多来颇为不顺。

巨额罚款

2016年4月,空客爆出诈骗和腐败等问题后,英国出口信贷担保局当月决定暂停向空客公司提供出口信贷,法国和德国随后也出台了相同措施。

同年4月26日,奥地利司法部门宣布,对Enders展开调查,原因是2003年空客在获得奥地利18架台风战斗机订单的过程中涉嫌欺诈和腐败,当时E nders是空客国防业务负责人。

据德国媒体报道,空客涉嫌利用空壳公司向奥地利政策制定者行贿,以促成交易。德国监管部门官员透露,目前并未发现太多有关行贿的证据,但奥地利认为交易价格过高,令其利益受损。2017年2月,奥地利政府对空客提出刑事指控,要求空客支付11亿欧元的赔偿金。Enders在该桩调查中被传讯,但空客称对空客的相关指控没有依据。

三国调查

除了奥地利,Enders还受到了英国的调查。空客是欧洲重要的飞机制造和研发公司,在全球共有约13万员工,仅仅在英国就有员工1万名。去年4月,英国政府透露空中客车内部可能涉嫌腐败,连空中客车方面也承认,在其海外代理的申报文件中发现了某些异常。去年8月,英国严重诈骗调查局(serious fraud office,简称SFO),调查空中客车涉嫌的“诈骗、受贿、腐败”等指控。

今年3月,法国国家金融检察院也联手英国SFO,加入调查空客涉嫌违法使用第三方代理赢得飞机合同的问题。

事实上,涉嫌诈骗和腐败的问题最早由空客在一次内部审查中发现,随后向有关部门报告。空客要求监管机构对其海外中介销售机构的使用情况展开调查。

目前空客自身也在进行相关调查,希望借此配合监管机构,赢得从轻处理。Enders表示,调查并未发现空客设立有专门用于贿赂的资金项目。但Enders指出,英法监管机构对空客开出大额罚单并非不可能。

逆境前行

除了受到三国检控,空客还受到技术问题的继续影响,导致利润下降。今年4月,空客发出警告,称A400M军用飞机项目陷入困境的问题还远没有结束。

空客A400M军用运输机主要参与国有法国、德国、英国、西班牙、土耳其、比利时和卢森堡。该项目一直被视为欧盟内部加强防务合作的重要示范项目,但因经费超支52亿欧元而陷入困境———A400M多年来遭遇不少挫折,最严重的空难是在2015年,导致四名机组人员死亡。

此外,空客仍然存在“满足合同能力”的问题,导致出口订单、成本削减和其他商业业务等难以保障。就拿去年第一季度来说吧,空客仅仅接获10架净定单,而其设立的全年订单目标为650架。空客还失去了法国AirAustral的两架A 380定单。

空客今年4月表示,陷入困境的A400M军用运输机项目可能增加进一步的重大成本。A400M多年来遭遇了一些挫折,最严重的空难发生在2015年,导致四名飞行员在西班牙的测试飞行中丧生。

除了A400M,空客公司补充说,其新的A320neo飞机发动机技术问题仍有待解决。

空客2017年第一季度发布的数据显示,其净利润下降了52%,为2.4亿欧元。

但总的说来。空客2017年的经营有所好转:订单总价值达到10300亿欧元,为产能提升提供了支持,获得6架民用飞机净订单,储备订单6744架。直升机净订单提升到60架,其中包括10架超美洲豹系列直升机和14架H 145直升机。

2017年第一季度,空客公司收入增长7%达到130亿欧元(2016年第一季度为122亿欧元)。民机收入增长13%,交付136架飞机(2016年一季度交付125架),其中A350XWB交付量占较高比重。直升机收入增长11%,交付78架直升机(2016年一季度交付56架)。受产品组合调整影响,防务与航天领域收入较少,但相对平稳。

A350XWB项目进展良好,第一季度实现13架交付。说明该项目逐渐步入正轨,预计2018年底月产能达到10架。

“空客第一季度订单不多,这与预测相吻合,但我们不要忘记,我们在商用飞机领域有大订单,超过6700架,这足以支持我们的生产,使产量不断上升。而如何执行项目,仍然是所有业务的关键。”Enders说。

然而,由于新机型的改变和生产成本的提高,空客受到了价格疲软的拖累。此外,预计A320neo下半年的交付额也会下跌,但愿能避免去年12月底临时冲刺的尴尬。

丑闻威胁

潜在的巨大的腐败丑闻威胁着空中客车,这家总部设在巴黎的销售集团公司涉嫌在世界各地行贿。尽管首席执行官E nders率领团队四处救火,但有报道说,文件显示他可能不像自己说的那样一尘不染。

2017年6月,在法国南部城市图卢兹,Enders和空客公司高层员工开会。尽管在空客干了17年,他的英语还是不太流利,话语里带着浓重的口音。不过他向高层经理传达的信息却非常清楚“如果这个房间里还有人认为我们应该对丑闻文过饰非,那么我不得不放弃他们。”

有指控者称,空中客车公司依靠贿赂,超越世界第二大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对此,空客一直予以否认。58岁的Enders指出,目前,这些指控对他经营的公司开始构成严重威胁。

如果指控成立,空客有可能遭遇数十亿欧元罚款,还会引发数十亿欧元的经济损失,这些都是极其严峻的问题。在全球,空客拥有134000名员工,其年营业额为670亿欧元(约等于786亿美元),一旦被罚款,空客将岌岌可危。

因此,Enders给出的信息是,如果还有人认为可以继续我行我素,甚至继续贪腐受贿,这些人应该主动走人:“还不如自己离开公司,总比被逼离开公司好。亲爱的同事们,因为我们处于严重的困境中。”

历史重演

这并不是空客首次爆出丑闻。10年前,2007年10月,空客就被曝光涉嫌“内部交易”。法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AMF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约20名空客公司母公司———欧洲航空防务和航天公司(EADS)管理层官员涉嫌“内部交易”,在A380客机延期交货通报之前抛售自己手中的股票,从中获利。

此外,该调查报告还提到,尽管调查显示有1200人涉及出售1000万股股份。但最终将集中调查21位高管和大股东。这其中包括EADS法方前总裁Noel Forgeard、空客现任首席执行官Enders以及EADS执行委员会的成员,还有时任空客总裁的GustavHumbert,法国媒体集团Lagardere高层、德国DaimlerChrysler公司高层、拉格德利集团总裁A rnaudLagarder等等。

面对媒体报道,EADS两大股东之一、出版业巨头法国Lagardere集团否认公司涉嫌参与“内部交易”,称指责“毫无根据”。而小股东则一再呼吁让涉嫌内部交易者辞职。

2008年4月8日,空客母公司EADS首次发表声明确认涉嫌股票内部交易高管,“这是继去年10月《费加罗报》报道EADS内部涉嫌股票交易以来第二次收到名单,我们并不惊讶,但这样直接暴露给公众的行为违反了诉讼程序,我们的权利没有得到保护。”

在《费加罗报》公开的第二次名单中,有EADS国防与安全系统部门的CEOStefanZoller、法国空中客车战略和合作部的行政总裁Olivier Andriès以及财务总监A ndreas Sperl等一共17人。

这起丑闻最后不了了之:首先是AMF进一步的调查报告模棱两可:2008年4月1日,AM F正式发布公告称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已经收集了相当的证据和分析,得出两大结论:一,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拥有内幕信息人员没有向市场披露足够的信息;二,也没有遵守有关掌握内幕信息的人员从事股票交易的市场守则。其次是由于Noel Forgeard已在2006年被迫辞去法方总裁职务,所以没有针对他的下一步行动。对于其他涉嫌者,也没有进一步的处理意见。

至于Enders,在AMF的最终报告出炉后,他对媒体说,自己一直反对AMF列出的所谓“内部交易”名单,他认为名单中的不少领导是无辜的。

重蹈覆辙

时过3年,也就是2010年,空客公司再度爆发内部交易丑闻。这回主角是空客首席商务官兼首席运营官JohnLeahy,法国政府官员已经将JohnLeahy置于正式的司法调查程序之下,原因是他涉嫌参与了一项内部交易。

2010年11月,法国法官SergeT ournaire开始对时年60岁的Leahy进行正式司法调查,这是对其发起司法指控的第一步程序;如果Leahy最终被判定为有罪,他会面临两年的牢狱之灾和一笔高额罚款。

消息人士称,Leahy在2005年11月份和2006年3月份先后行使了从空客母公司E A D S那里获得的股票期权,总共出售了26.06万股的空客股份。此后不久,空中客车就宣布其飞机生产延期。法国调查官员怀疑,Leahy出售股票的交易是由内部信息触发的,调查者怀疑他从中获取了312万欧元非法所得。

而同时涉案的,还有空客公司前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ErikPillet,他也被置于司法调查程序之下。

然而,JohnLeahy没有下台,2012年还继续出任空中客车公司首席商务官兼首席运营官,负责所有的商业运营活动,包括销售、营销、合同商业交易控制、资产管理及租赁等。因为他能力极强———在他的带领下,空客的市场份额从1995年的18%增长至2000年的50%左右,并一直保持了14年。他领导了空客数个成功的商业项目,包括旗舰型飞机A 380及A 350.在A320neo项目中也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A320neo是航空史上销售最快的飞机。

2015年4月27日,John Leahy被飞行俱乐部基金会(Wings Club Foundation)授予“2015杰出成就奖”,以表彰其在航空领域的突出成就。

根治痼疾

面对空客当前的贪腐丑闻,Enders除了快刀斩乱麻别无选择:他冻结了所有可疑的订单合同。计划撤销位于巴黎总部的一个销售部门,他认为这是一个“胡说城堡”,因为他相信它应该为许多肮脏交易负责。他解雇了一些员工,带法律事务所的人来查看公司的文件和硬盘。他甚至把自己手提电脑给律师检查。

最近,他还以激进清洁工的形象出现,在反腐问题上不仅保持中立态度甚至大义灭亲,以显示公司的反腐决心。

空客的体制与文化是否容易滋生腐败?为了从源头上防微杜渐,避免丑闻一再出现,2017年5月22日,空客公司指定一个独立专家组,“认真检视”空客公司的内部制度和企业文化。

该专家组成员来头不小:法国前财长魏格尔、法国前外交官勒努瓦等人,调查结果将报告给空客公司首席执行官E nders以及董事会。

除了加大调查力度,空客公司决定改变一些“商业惯例”,叫停通过中间商开展海外业务的做法,并大幅调整原先的国际营销手段,希望从业务渠道制止贪腐。

通过中间商开展海外业务,本身并不违法。但调查人员发现,许多中间商领取极高“薪酬”,可能存在向外国官员行贿以拿下某个合同的嫌疑。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一项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行贿案牵涉中间商。

不过,空客公司叫停中间商的改革进程并不顺利,一些中间商以违约为由与空客公司打官司。

而且空客还是有可能遭遇巨额罚款。因为早有先例:今年1月,在受到巴西、英国、美国等长达4年的反腐调查后,全球第二大飞机发动机制造商罗尔斯罗伊斯公司不得不同意支付大约8.72亿美元的罚款,并且接受外部监管。

未来蓝图

2016年,空客集团成立了一个名为Urban Air Mobility(城市空中机动部门),计划把城市交通带到天上。也就是说,在2017年年底,开始测试“空中飞车”的原型机———这是一辆无人机,但是能载人。

按照设想,未来某一天,人们只需通过手机,就有可能“打飞的”———找来一辆空中无人飞机。就像U ber一样,空中无人飞机允许你和其他乘客共同拼车。

为了上述目标,空客子公司AirbusHelicopter已经做了两年时间的研究。按照他们的计划,载人无人机会在城市上空按照固定线路飞行,作为公共交通的一种,它能有效缓解城市交通压力。

构想中的空中飞车,将采用固定翼和多轴结合的方式,机身上装有8个螺旋桨分别固定在前后两侧的桨翼上。这种飞行器只有一个座位,仅能容纳一名乘客乘坐,为了保证安全,空客还为飞行器配备了低空降落伞。

无人飞行预计在2021年实现量产。为了论证这个想法的可行性,空客集团已经与新加坡国立大学进行合作。

2017年1月,在慕尼黑举行的数字生活设计大会(简称D LD)上,Enders多次提及无人机技术带来的环境效应。“它能够避免未来城市的交通拥堵,同时在空中飞行能大量节省混凝土桥梁道路的庞大建筑和维护成本。”

此外,在D LD大会上,Enders还表示将把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技术充分地应用到空中飞车上。

原载:BBC、spiegel等

编译:滢

焦点人物

从牧羊人之子到空客CEO

Tom Enders于1958年12月生于德国,是牧羊人的儿子。曾经就读于德国波恩大学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1987年获得波恩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有直升机飞行员执照,是跳伞迷。2010年11月,他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在空客A400M的跳伞行动。

Enders最早的工作经历是在德国联邦议会任助理,后来在德国和英国的智库工作过。作为德国陆军预备役少校,他在德国国防部规划部门待了两年。1991年,他就任德国宇航公司开发和技术董事。

执掌空客17年

17年前,即2000年,他加入欧洲最大的航空航天和军工企业———欧洲宇航防务集团(EADS),成为负责集团防务和安全系统部门的首席执行官。

2007年,Enders被派到空客公司。此次他可谓临危受命:从2006年开始的贪腐丑闻使空客饱受困扰,A380飞机延期交货则导致空客蒙受了重大经济损失。于是,EADS调整和简化了组织结构,再提名Enders为空中客车公司首席执行官。

走马上任后后,Enders大力推进Power8计划的实施。Power8是一个意义深远的重组计划,计划内容主要包括:裁减1万个工作岗位和出售部分工厂,以便在2007年到2010年间使公司增加50亿欧元现金流。

2008年5月28日,Enders继续投资空客辖下的多家工厂,以保存其独立性。与此同时,他开始重视亚洲市场,计划在全球铺开制造和工程领域的业务。

2011年,在Enders的促进下,Power8计划不仅全面展开,并且初见成效———空客超额完成了2007年订下的节省25亿欧元(37亿美元)的目标,另外还裁减了约8000个职位,并计划在2014年底之前再节省10亿欧元。

寓娱乐于工作

他喜欢寓娱乐于工作。2010年11月13日,他和另外9位知名人士组成了个十人跳伞队,从A400M新运输机成功跳伞。跳伞人员除了Enders,还有欧洲联合军备合作组织管理欧洲国防项目的A400M项目经理Bruno Delannoy.他们两人都完成了空中造型动作。

跳伞结束后,Enders不忘为空客的产品做推销。他说,自己体验了A400M运输机用于伞兵部队作战的优良性能,感到极其满意。A400M为伞兵和客户国提供服务,确信它将为未来伞兵作战提供极佳平台。

Delannoy也很合作,称非常荣幸能成为A400M运输机的前几位首先跳伞的人员之一,这对所有跳伞的人员来说都是一次非常愉快的经历。

2014年,Enders率领公司高管团队访问硅谷,指出航空业必须更紧密地与高科技公司合作。当时,硅谷的一些高科技公司如谷歌,正在通过无人驾驶飞机项目蚕食航空公司的传统领地。Enders希望从数字革命中了解应该吸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2015年5月,Enders宣布成立一个规模达1.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并聘请一位前谷歌高管运行其在硅谷新设立的创新中心。Enders希望以此举表明,空客致力于携手高科技公司,希望高科技公司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空客也希望用数字技术来改造其传统的重型制造业文化。

2016年11月24日,Enders继续致力精简公司的复杂结构,宣布裁减1164个办公室岗位。

遭遇刑事调查

自2016年起,英国和法国的监管机构开始就空客聘用第三方咨询机构销售一事展开刑事调查。2017年10月15日,Enders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一旦不能帮助解决这一事件时,他将会承担后果,选择离职,但目前还不是告别的时刻。

就在宣布上述消息的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10月16日,Enders见证了客车集团和庞巴迪公司的联手合作———双方签署了庞巴迪C系列飞机股权收购协议。

庞巴迪公司是一家世界领先的创新交通运输解决方案供应商,生产范围覆盖支线飞机、公务喷气飞机以及铁路和轨道交通运输设备等,全球总部位于加拿大。

根据空客和庞巴迪公司的协议,空客将收购C系列飞机项目50.01%的股权,庞巴迪公司和加拿大魁北克省投资署将分别占股约31%和19%.此外,客车集团和庞巴迪公司还将在C系列飞机项目上成为合作伙伴。

Enders指出,此次合作不仅有助于提高双方公司的销售额,还将为美国带来更多工作岗位。

这边是奥地利、法国、英国的反腐检控,那边是空客业务的种种挑战。空客,还有空客首席执行官Enders,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编译 滢

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