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知道:单亲父亲带自闭症孩子落脚南京卖花 网友“泪目”

寒冷冬季里,阴沉沉的天空飘洒着淅淅沥沥的冰雨,让人感觉格外冰冷,然而,在南京地铁柳洲东路站一号口外,湖南人老任的花摊前却格外热闹,买花的人里里外外把老任的花摊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你两束,他三束地,很快,花已经卖得差不多了。这是今天下午(1月16日)下午龙虎网记者看到的暖心一幕。

老任的花摊前围了很多前来买花的市民

单亲父亲带自闭症孩子落脚南京卖花让网友“泪目”

正在忙碌卖花的老任

在花摊旁边的树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对不起,请原谅我打扰您了……一个父亲……独自一个人带着一个(自闭症)孩子四处求医治……无论孩子怎样,孩子永远都是父母亲心中的宝贝。为了生存,不乞不讨……自力更生,只为给孩子坚强的撑起一片天……边求医的同时,卖花。如果您愿意献上一份爱心,支持一个父亲对一个特别孩子的爱……您愿意买几束湖南干花吗?衷心的祝福您谢谢您……”

很多来买花的人说是看了有关老任的故事,得知他是一个单亲爸爸,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为了给孩子求医问药,倾家荡产后又走遍全国多个省市,如今暂时落脚在南京,靠卖花维持生计。

在花摊附近,一个小男孩在到处走动,他背着书包,书包上写着“自闭不讲话,请多多谅解”,并留有手机号码,他就是老任的9岁的儿子。小家伙看到一个买花的女士,露出难得的笑容跑过去抱着她的胳膊使劲摇动,还咬了一口,该女士笑着摸摸他的头,说:“小家伙,干嘛又咬我。”老任急忙喝止,他对买花的女士说:“他今天有点开心和兴奋。”

故事流传开来市民争相买花

帮着老任一起卖花的还有一位中年妇女——唐女士,以及唐女士上了大学的女儿。唐女士说,她是帮助老任带孩子的阿姨,“有一次路过这边,看到小孩儿手脏脏的,黑黑的,很可怜,而且还知道了他每天早上很早去进货,不得已要带上孩子,像他这么点大孩子哪个早上不是在被窝里睡觉啊?就想帮帮他。”唐女士也告诉龙虎网记者,老任也是她卖花的师傅,“可能是因为我跟老任背景相似吧,他也觉得我可怜,就教我卖花,以前我什么花都不认识,都是他一一教我的。”

唐女士说,平常老任的生意并不好,因为他不会包花,也不吆喝,常常卖花要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至十一点。“不过,自从老任的故事被传开后,很多人跑来买花,今天的生意特别好,花就剩下这一点了,估计很快就能收摊儿了。”唐女士说。

市民一口气买了40多把花又塞给老任三双童袜

一个专门从德基广场跑到柳洲东路老任的花摊买花的大男孩说,他是一个艺考生,今天来买了两三百块钱的花,就想以自己的方式帮帮老任。

从莫愁湖附近特意赶来买花的李先生说,任先生的事情让他感动,南京人的爱心令他自豪,希望社会多一些正能量,多一些善举,让社会更美好。

带着年迈的婆婆特意冒雨赶来买花的张女士在买了几束花给了老任一百元钱后不愿再收下老任找回的零钱,她说:“都是做父母的,特别理解老任的心情,只想尽一份微薄之力,就想帮帮他。”

家住柳洲东路附近的高小姐一下买了四十多把花,一个人拿不走,老任帮着她一起把花送到车上时,她塞给了老任三双儿童棉袜,说给孩子穿……

老任:南京人特别好想在南京安家

不善言辞的老任抽着烟,紧皱眉头,说:“愧疚,对不起大家,带着孩子实在没办法,好多人大老远来买花。”不少来买花却没买到的市民对老任说明天可以多进一些花。老任摇摇头说:“不多进了,就这么多,维持生计就好。”

说到接下来的打算,52岁的老任说就在南京安家了,说沿江街道和泰山派出所已经在帮他协调公租房了,一个月只要几十块钱。老任说南京这个城市特好,南京人特好。他说在南京遇到过三个特好的好人,第一个是卖电动车的,用出厂价就把电动车卖给了他;一个是卖二手面包车的,4000块钱就把面包车卖给了他;还有一个是天润广场附近一个经常给予他帮助的人。

对于患有自闭症加智障的孩子,老任说:“自己的孩子,活一天带好一天。”

五点半不到,老任的花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他收拾着花摊,今天,他可以带孩子早点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