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知道:我在台北苹果店门口蹲了半宿,问了他们为什么通宵等 iPhone X

原标题:我在台北苹果店门口蹲了半宿,问了他们为什么通宵等 iPhone X

凌晨 2 点的台北 101 Apple Store 门口,零散的消费者问着保安 iPhone X开售的问题,然后略带失望缓慢离去。

门口保安问:“你们有预约吗?”

我身边的台湾小情侣说:“没有约到,但我看新闻上说也许有现货,所以来撞撞运气。”

保安又说:“没有预约不行啦,没有现货的,都要预约的,明天预约再来好了。”

苹果官方零售店 Apple Store 登录台湾的第一年,显然台湾的消费者还没有适应苹果的销售模式。

已经数不清这是我跟进的第几次 iPhone 首销,iPhone 8开售那晚我在北京三里屯,而今天,因为出差的原因,刚好有机会来到台北 101 大厦下的 AppleStore。体会完全不同的消费电子市场。

101 大厦 1 层的 Apple Store 是在今年 7 月 1 日开业的。也是台湾地区第 1家苹果官方零售店。苹果十周年后才来开店,可算是苦了台湾地区的果粉。就在这家 Apple Store开业时,有不少台湾网友说:“终于不用看经销商一堆死鱼脸,爱给不给的”、“经销商遇到很多臭脸的店员,超不爽”、“台湾人已受够代理商那副嘴脸。”

然而 iPhone X 开售前夜我在 Apple Store 门前坐了个通宵,从 2 号晚上 10 点到今天凌晨 3点,五个小时的时间,并没有一个台湾消费者来 Apple Store 门口排队,成为 iPhone X这款爆款新机的首个台湾用户。

讲讲我这一夜的故事吧。漫漫长夜,我与同样在 Apple Store门口的三名外国人和一位台湾同行聊了得有俩小时,也算是陪我熬过了整晚最困的那个时间。

台湾的 Apple Store与大陆相同,都是需要提前预约才能到店取货,而且门口保安会严格按照预约时间来安排消费者进店购买。所以提前通宵到店等待的其实只有三种人:

纯粹的果粉,期待第一个进店

2. 不知情想要碰运气的普通消费者

3.我的同行,媒体人们。

10 点中到了 Apple Store,没多久之后身边来了个亚洲面孔,我用中文问他是不是也来等iPhone,他摆摆手,意思是不会中文,我就切换成简单的英文寒暄两句,结果也没有什么回应。只留我尴尬苦笑,继续等待。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台北突然下去了大雨,地铁口窜出了一个拖着行李箱的瘦弱少年,坐到了 101商场的门口,一声不吭掏出了自己的 iPhone SE 玩了起来。

三人,沉默。

没过多久保安出来了,跟我们说苹果都需要预约,不鼓励排队,这时保安才发现,三个人中只有我听得懂中文,第一个小哥是一位不会说中文英文也不够好的韩国人,第二位瘦弱安静的小伙子来自日本,预约了3 号下午取货的 iPhone X,希望能早些来排队,早些买到自己想要的 iPhone。

在之后的一个多小时时间,店门口路过了不少台湾本地人,和一对香港小情侣。他们在遇到保安之后,都询问说是不是早上八点就能买到现货,在网络上看到说是可以直接购买,但都在获得否定答案之后不欢而散,有的说有朋友在运营商可以排队买到,就准备转战运营商,继续尝试在第一天买到iPhone。

101大楼商场的保安不太耐烦的走了,出来想要哄这些果粉离开广场,这时候出现了一个白人面孔,从他手中举着的相机和他的眼神,我是一眼就看出来他是记者。而在随后的交流中,他也表示,他是英国人,在台湾做一家小社会媒体,写一写反应社会现状的内容。然后非常中国地递给我了一张名片,上面是他们网站的Facebook 网址和他的 line 账号。

于是,一个英国媒体,一个几乎无法正常交流的韩国小哥,一个沉默寡言的日本小伙子,还有我这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科技媒体聊了起来。

语言的差异成了最大的障碍,而障碍的桥梁真是简单实用:Google 翻译。

英国记者用中文打字翻译成韩文,说这样翻译更加准确。韩国小哥费劲半天打出了一行略让人同情的话:我知道我没有预约,他们说没有预约不能买,但我就是想要iPhone X。

日本小伙子说自己手里的 iPhone 5s 用了 2 年了,iPhone X是他最近几年最想买的一款手机,刚好他来台湾旅游,所以想撞撞运气,看看能不能提前付款提货。

英国媒体人说自己主要报道台湾社会,自己对 iPhone不感兴趣,只是过来看看有什么可拍的。话还没停身后来了个台湾本地人,有预约,但是预约在下午,同样来撞运气。后来聊天才知道,他是台湾的媒体人,今天下午刚刚在北京参加完OPPO 的新机发布会就回台湾,为的就是能尽快拿到 iPhone X。

台湾媒体问我是不是来 HTC 发布会,我说是的,刚好没来过台北就来转转。他笑着说:“这就对了,HTC 还是比OPPO 有更多人看。”

我笑而不语,但心里想着,台湾与大陆地区的手机消费者确实挺多差异,媒体认知也有很多不一样。

尬聊一会儿,大家都因为疲劳失去了继续等待的希望,韩国小哥伤心离去,但看他的眼神,我觉得他白天肯定还会再回来,日本小伙子决定回到住处耐心等待,英国记者拍到了想要的素材,准备回去发Facebook 和 Twitter,而台湾媒体人,决定到处转转,晚点再来提货。

更重要的,零散的台湾消费者还时不时出现的 Apple Store 门口,因为暂时没有预约而被保安劝离。

事实上,不是台湾消费者真的太多挤到没有预约,而是台湾消费者对苹果官方零售店的销售模式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认知。因为在10 月 27 日预约当天,预约开始后十多分钟,我依然能从台湾区苹果官网约到 iPhone X 11 月 3日当天的到店取货。

坐在店门口发呆,在想现在国内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估计会和现在的台湾是一幅完全不同的光景。国内的 iPhone X炒得虽热,但首批供货充足,脖子上金链子愈发粗壮的黄牛们似乎也没法加价太多,只能靠着第一天的首销尽量走量,赚一笔狂热果粉的“信仰充值费”。

而 iPhone X 的市场反馈,整体销量,供货情况,其实才随着今早 8 点的开售刚刚开始。故事可以接着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